您當前的位置 : 遼寧紀檢監察網 > 警鐘長鳴

以案為鑒 | 暴力執法的鐵老大和他的鐵錘隊

發布時間:2021-01-18 08:45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自稱“鐵老大”,將綜合執法隊稱為“鐵錘隊”,老百姓想建房子搭棚子得他點頭……這是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區龍華街道群眾對于街道辦事處原副主任、城市綜合執法隊原大隊長鐵喬昌的普遍印象。

  最后,鐵喬昌也栽在了自己引以為傲的“鐵錘隊”里。

  搖身一變 從農民到街道辦事處副主任

  原西平鎮是沾益城區所在地,因城區改造和征地拆遷等工作需要,于2010年10月成立了城市綜合執法大隊。因為在村委會擔任過綜治辦主任,鐵喬昌被鎮政府任命為綜合執法隊隊長,但沒有編制。

  進入綜合執法大隊后,鐵喬昌就一直尋思將自己的身份變一變。2011年3月,他找到轄區內的一家國有企業,與企業簽訂了不在企業上班、不領取工資、社保費自付的《勞動合同》,并辦理了《就業錄用登記表》,虛構了國有企業的工人身份和履歷材料,完成了身份從農民到國企職工的變化。

  鐵喬昌可并不滿足于此。2012年8月,他又虛構夫妻兩地分居的事實,申請從國企調入原沾益縣西平鎮國土和村鎮規劃建設服務中心工作,再次實現身份的華麗轉變,成為事業編制人員。

  一年后,鎮黨委換屆選舉,鐵喬昌被提名為黨委委員候選人,并順利通過選舉,成為了西平鎮黨委委員,按照當時的政策順利登記為公務員。2013年12月因行政區劃,原西平鎮城市建設綜合執法大隊更名為龍華街道城市建設綜合執法大隊,鐵喬昌繼續擔任大隊長,并被任命為龍華街道辦事處副主任。

  短短幾年,鐵喬昌憑借一紙假檔案,從農民搖身一變成為黨的領導干部,自編自導了一出“鐵老大升職記”。

  除了解決自己的身份問題,鐵喬昌還將自己的妻子、兒子和女婿“招聘”進入執法隊。2011年,其女婿與執法隊簽訂勞動合同,但實際在執法隊上班的時間屈指可數。他的妻子和兒子則從未在執法隊工作過。

  身份是假,但領工資是真。綜合執法隊工作人員的工資,由執法隊提供花名冊后財政所發放,經費來源為財政撥款。2011年3月至2017年4月,鐵喬昌的妻子、兒子、女婿在執法隊領取工資和福利獎金共計19.44萬元。

  恩威并施 “鐵錘隊”只姓“鐵”

  按照規定,綜合執法隊是在取得相關部門執法授權的情況下,行使違章建筑拆除和管控職能。但鐵喬昌稱這支原本由政府設立的隊伍為“鐵錘隊”,并且只姓“鐵”。

  執法隊成立后,鐵喬昌個人決定任命了副隊長,又通過社區推薦、組織考察的程序招錄了18名隊員,分六個小組,形成大隊長、副隊長、組長、組員四層級的組織結構。鐵喬昌為隊員們統一配備了車輛、制式服裝、警用頭盔、大錘、撬棍、千斤頂、攝像機等設備,是名副其實的“鐵錘”隊伍。

  為在執法隊樹立威信,鐵喬昌牢牢把控了執法隊的人員招錄關,錄用誰、開除誰,全憑個人喜好,甚至將有犯罪前科的人招錄進執法大隊。執法隊的隊員必須絕對聽命于他,對表現突出的隊員,直接推薦到轄區內經濟條件較好的社區擔任村(社區)兩委班子成員;對不聽指揮、不敢動手的隊員,鐵喬昌會隨意謾罵或者開除。

  霹靂手段外,鐵喬昌還有收買人心的技巧——發福利。因烤煙收購秩序維護工作需要,執法隊還參與了全區烤煙查緝和堵卡工作。2015年8月至10月,執法隊在縣級堵卡點望城坡查扣了90余噸非法運輸倒賣的煙葉,鐵喬昌把煙葉轉賣獲利170余萬元,并將其中的36萬余元分給執法隊隊員。同樣的方式,在2018年的烤煙收購秩序維護中,鐵喬昌在轉賣煙葉的獲利中拿出19萬余元,分給了執法隊隊員。

  “想待在執法隊,只有一條路,那就是伺候好鐵老大。”想保住飯碗,隊員們逢年過節必須到鐵喬昌家送錢送物,而且平時吃飯得到他女兒開的餐館,這是一條不成文的“鐵律”。

  暴力執法 一言不合就動手

  “遇到不聽話的,可以動手,不要打重,出了事情街道會賠,不用承擔責任……”這是鐵喬昌對執法隊員的日常“教育”。

  執法隊成立一個月后,鐵喬昌帶領十余名執法隊員到原西平鎮聶家營村對董某某家違章建筑進行拆除。村民姚某某及家人掃墓結束開著拖拉機途徑董某某家門口,因為執法隊的人擋住路無法通行,與執法隊起了沖突。執法隊隊員們拎起大錘和撬棍撲上去就打,將姚某某扔到旁邊的水田里,將拖拉機掀翻在地,把水箱砸壞、皮帶割斷。

  聽到打斗聲,出門查看的代某某正好收到一條短信,低頭翻看手機時,便被執法隊員將手機搶走砸爛,本人也被摁在地上毆打。

  當天晚上,鐵喬昌得知被打的姚某某在醫院住院治療,又帶領7名執法隊員趕到醫院,拔了姚某某的輸液針管,將其帶回家中,逼迫寫下保證書。事情發生后,為防止被打人員上訪,執法隊以姚某某家族掃墓砍了古樹為由進行罰款3000元處理。

  無獨有偶。2011年1月,鐵喬昌帶領20余名執法隊員,到大營村委會三板橋村對楊某某家違章房屋進行拆除。期間,執法隊員將楊某某家的狗打死,楊某某妻子一時氣憤罵了幾句便被毆打。事后,楊某某想帶妻子和母親到縣政府上訪。鐵喬昌聽到消息,指使執法隊員將三人強行押至沾益望海商貿城一家飯館,逼迫楊某某跪在鐵喬昌面前敬酒道歉。在此過程中,執法隊員又一次對楊某某實施毆打。

  違章不違章,都是“鐵老大”說了算。

  2010年,私人老板朱某某向原西平鎮莊家灣社區承包土地搞養殖業,因給鐵喬昌送了20萬元人民幣,其在養殖場上建設的違章建筑便無人過問,還在后期房地產開發建設中得到了賠償;2018年,私人老板吳某某為感謝鐵喬昌在其太平社區小路口村民小組違章建房提供幫助,送給鐵喬昌2萬元人民幣。

  “鐵錘隊”為何如此猖狂?

  據辦案人員介紹,2011年8月,執法隊隊員將三位村民分別打至輕傷和輕微傷,原西平鎮鎮政府用拆遷工作經費賠償村民10000余元;同月,執法隊隊員打傷村民,原西平鎮信訪辦賠償4500元;2011年9月,執法隊隊員打傷村民,原西平鎮鎮政府賠償35000元;2013年9月,執法隊隊員打傷村民,原西平鎮鎮政府賠償30000元。

  這便是鐵喬昌的底氣所在。

  多行不義必自斃。2019年5月,鐵喬昌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背后的“保護傘”也被市、區兩級紀檢監察機關分別予以相應黨紀政務處分,其中一人被判處刑罰。

  2020年11月28日,鐵喬昌因犯妨礙公務罪、非法經營罪、尋恤滋事罪、敲詐勒索罪、妨礙作證罪、貪污罪、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九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502.8萬元。24名涉案人員被判處刑罰。(云南省紀委監委)

分享到:
今日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